新华包養社杭州电(记者崔力)春日暖阳下,刘松从绿油油的麦田边走过,穿过正在盛放的百亩油菜花田,来到自己的办公室,他要和团队成员们开会讨论招商引资的事宜。
  2020年9月,34岁的刘松通过选聘成为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永安村的农村职业经理人,简称乡村CEO。他的工作就是经营好一个乡村。
  随着“千万工程”的深入推进,中国农村的面貌焕然一新,对村庄发展也提出了新要求。浙江、广东、云南等地逐渐开始招聘、培养乡村CEO。
  永安村总面积7.09平方公里,但是97%的土地都属于永久基本农田保护区。刚到村里第一天,村干部便对刘松坦言:“我们一没有钱,二没有人才,三没有空间。”
  挑战并没有吓退刘松,他从小在农村长大,本科毕业于浙江大学农业技术推广专业,曾在三家上市企业做过技术、管理,也自己创过业,从事的都是农业方向的工作。他相信自己有“无中生有”的能力。
  因为距离杭州很近,当地村民的主要收入来源已经不包養是种田。年轻人很多都去外面打工了,留下很少的人在从事稻田种植。但是,村里最大的资源也正是这一大片的永久农田。
  刘松说:“未来的乡村,必然是数字化的乡村。”他以辖区内永久基本农田为着力点,以稻为基础发展一二三产融合,带动村民致富,围绕水稻主题打造的体验式项目,吸引了越来越多游客。
  随着游客数量、团队数量的增多,有些村民觉得宁静的生活被打扰了,有些村民觉得交通出行变得没那么便捷了。
  面对这样的情况,刘松逐渐意识到,在经营乡村的时候,包養網要以村民的视角来思考,刚开始需要从小事做起,只有当村民看到乡村CEO为村庄带来的实质性改变,乡村CEO才能一步一步获得村民的信任。
  经过三年多的努力,永安村每亩地的综合收入从过去单纯卖粮食的2755元提升到8000元左右。2022年,村集体经营性收入达505万元。
  为了振兴中国广大的乡村,实现更均衡的发展和共同富裕,中国正在找寻解决之道。乡村CEO模式便是其中之一。
  田园诗画与现代生活的结合是乡村CEO这份工作的魅力所在,对乡村的热爱加上有吸引力的薪资待遇,让越来越多的城市年轻人愿意选择这个看似小众但可能为人生带来丰富体验的工作。目前,刘松的乡村CEO团队已经有30多人。
  近年来,永安村发展得越来越好,刘松也开始鼓励团队的骨干们到周边的村子去,带动周边的八个村“组团”发展。
  下陡门村的“80后”沈燕就是其中之一。她是永安村本村人,有海外留学经验。
  “得益于‘千万工程’,乡村面貌变好了。”她说,小时候,村里的路很颠簸,都不记得骑车翻沟里多少次了,现在的村子道路平整,屋旁的小树长大了,河水变清了。“回乡是很自然的选择,也能做很多事情。”
  浙江2023年9月启动“千名乡村CEO培养计划”,遴选出的首批100名学员绝大多数有工作经验,年龄在45岁以下。在市场中锻包養網炼出的运营能力和管理经验,再加上年轻人的思维、干劲和情怀,是成为乡村CEO的重要条件。
  刘松是这个计划的导师之一。他说:“尽管每个乡村因为环境及其资源禀赋不同,但我们愿意将乡村经营的经验倾囊相授,让大家在乡村振兴的路上少走一点弯路。”
  当然,乡村CEO的模式还只是一个过渡。在一些欠发达的乡村,借助有知识、有资源的乡村CEO,乡村能够在短期内踏上致富之路;但从长期看,更需要“孵化”具备知识、技能的“本地能人”,让内生动力带动农村的长期发展。

By admi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