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帝名軒轅,又稱為有熊。黃帝、軒轅、有熊的名號是若何來的呢?黃帝名號的由來觸及黃帝畢竟是人仍是神的題目。這里我們先從“黃帝”一名說起。《史記·五帝本紀》說黃帝“有土德之瑞,故號黃帝”。《論衡·驗符篇》說:“黃為土色,位在中心,故軒轅德優,以黃為號。”這是依照“金木水火土”五行中的“土德”來說明黃帝名號的起源。中國現代五行最風行的時代是戰國,從戰國到秦漢,“五德一直說”政治哲學影響深遠,司馬遷和王充用土德來說明黃帝名號的由來,是不難懂得的。但黃帝及其地點的時期遠在遠古,此時小樹屋還沒有五行的說法,所以黃帝因土德之瑞得名不足為憑。

在先秦文獻中“黃”與“皇”可通用。例如,《莊子·齊物論》“是天子之所聽熒也”,(唐)陸德明《個人空間經典釋文·莊輔音義》(以下簡稱《經典釋文》):“天子,本又作黃帝。”又《莊子·至樂篇》曰:“吾恐回與齊侯言堯、舜、天子之道,……”《經典釋文》:“天子,謂三皇五帝也,司馬本作黃帝。”《呂氏年齡·貴公》:“丑不若黃帝。”畢沅校曰:“黃帝,劉本(明劉如寵本)作天子,黃、皇古通用。”《易傳·系辭》:“黃帝、堯、舜,垂衣裳而全國治。”《風氣通義·音聲篇》作“天子”。可見黃帝與天子通用的例子甚多。而在《尚書·呂刑》中“黃帝”乃皇天天主,如《呂刑》說:“蚩尤惟始作亂……天子清問下平易近……”又曰:“天主監平易近……天子哀矜庶戮之不辜,報虐以威,遏盡苗平易近,無世鄙人,乃命重黎盡地天通。”根據這些文獻中黃帝與天子通用的例子,昔時古會議室出租史辨派主意黃帝是神而不是人。在“黃帝”與“天子”相通用的例子中,也有“天子”寫作“皇天”的例子。如西周青銅器銘文《師訇簋》有“肆天子亡斁”語句,《毛公鼎》有“肆皇天亡斁”語句,郭沫若《兩周金文辭年夜系圖錄考釋》中指出二者“語例全同,知古言天子即皇天”。但也有很多先秦文獻說黃帝是人,例如《國語·晉語》說:“昔少典娶于有蟜氏,生黃帝、炎帝。黃帝以姬水成,炎帝以姜水成,成而異德,故黃帝為姬,炎帝為姜。”

從文獻來看,黃帝既是神又是人。這畢竟是怎么回事?這是由於從遠古開端,人名、族名、圖騰名、神名就可以統一。就神名而言,黃帝之所以與皇天天主之天子雷同,緣于“天”是黃帝族最主要的圖騰。我們了解黃帝姬姓,而在周代的青銅器銘文中以“天”為族徽者也是姬姓。鄒衡師長教師在《論先周文明》中說他曾找到有如許族徽的銅器50余件,此中《天姬自作壺》“可以證實天族是姬姓”(鄒衡:《夏商周考古學論文集》,迷信出書社2001年,第311頁)。所以,“黃帝”即“皇天天主”亦即“天帝”,它起源于以天為圖騰。

“軒轅”一名也來自圖騰名。郭沫若曾根據《國語·周語》“我姬氏出自天黿”,指出銅器銘文中的族徽銘文(圖一:A)可釋為“天黿”,就是軒轅黃帝之軒轅(郭沫若:《殷彝中圖形文字之一解》,《殷周青銅器銘文研討》卷1,《郭沫若選集》考古編第4卷,迷信出書社2002年,第7頁)。后來,于省吾把它釋為“天黽”,黽是田雞,黿是龜鱉(于省吾:《釋黽、黿》,《古文字研討》第七輯,中華書局2005年,第2-3頁)。此刻學者們多服從于師長教師釋讀為“天黽”。我以為,就字形而論,應釋為“天黽”,但“天黽”之“黽”與“天黿”之“黿”在讀音上可通假。“黽”(發音即“澠池”之“澠”)字古音可回進元部韻,與“黿”字古音為元部韻雷同,疊韻可通假,因此“天黽”與“天黿”乃一聲之轉。由於發音上的通假,周人把“天黽”寫作“天黿”,后離開年齡戰國講座場地時代又寫作“軒轅”,都是通假的緣故。如許,天黽族徽即軒轅黃帝之軒轅。這個族徽可與仰教學場地韶文明和馬家窯文明彩陶上的蛙形紋樣(圖二)相聯絡接觸,是黃帝族在仰韶時期的圖騰藝術表示。

圖一:天黽與天獸族徽(A天黽,1-6天獸) 作者供給

圖二:仰韶文明和馬家窯文明中的蛙紋(①河南陜縣廟底溝遺址出土 ②甘肅師趙村遺址出土) 作者供給

黃帝又號稱有熊氏,有熊一名也來自黃帝族的圖騰名。皇甫謐《帝王世紀》說:“黃帝有熊氏,少典之子,姬姓也……有熊,今河南新鄭是也。”也許有人以為《帝王世紀》是西晉時代的書,不足為憑。可是《史記·五帝本紀》和《年夜戴禮記·五帝德》記錄黃帝與炎帝在阪泉之野作戰時,曾用了以獸為名的六支分歧圖騰的部隊:熊、羆、貔、貅、豹、虎。這六支以圖騰為名號的部隊以熊為首級,“有熊”是這些圖騰的歸納綜合或代表,所以《帝王世紀》說“黃帝有熊氏”是有根據的。此外,《莊子·徐無鬼》說:“黃帝將見年夜隗乎具茨之山。”具茨山就在今河南新鄭郊區東北15公里。由此也可證黃帝族后來離開了華夏腹地。有熊氏也可以在青銅器上找到其族徽銘文。鄒衡提出“天獸”族徽(圖一:1-6),即在“天”字圖形之下鑄有各類獸類圖形的銘文,他聯絡接觸《史記·五帝本紀》和《年夜戴禮記·五帝德》記錄黃帝帶領以熊圖騰為首的六支部隊與炎帝作戰的史實,以為這些天獸類族徽是與黃帝有聯絡接觸的(鄒衡:《夏商周考古學論文集》,迷信出書社2001年,第313頁),即青銅器銘文中的天獸類族徽是由黃帝族中以獸為圖騰轉化而來的。

黃帝號稱軒轅氏,又稱有熊氏;既以天為圖騰,也以田雞(天黽)和熊羆貔虎等(天獸)為圖騰。究其緣由,是由於“黃帝”也代表一個族團。如《國語·晉語》說:“黃帝之子二十五宗,其得姓者十四人,為十二姓:姬、酉、祺、己、滕、箴、任、茍、僖、姞、儇、依是也。唯青陽與蒼林同于黃帝,故皆為姬姓。”二十五宗、十二姓顯然不是一小我,也不是一個氏族,而屬于一個部族。在這個部族中,有的首級以天為圖騰,有的首級以天黽(田雞)為圖騰,有的首級以天獸(有熊等)為圖騰。圖騰(Totem),意為“我的血親”,表現其小我和本族由何而來,并轉而成為其名號或標志,是人類學中很多土著平易近族較為普遍的一種景象。我曾提出氏族圖騰是由氏族酋長的小我圖騰轉化而來的,這些圖騰還可以進而轉化為部族宗神,黃帝族與周人乃一個族系,其根據:一是黃帝與周人同為姬姓,即統一個姓族;一是《國語·周語》有“我姬氏出自天黿”的說法,此“天黿”即“天黽”亦即“軒轅”,三者都包括有“天”圖騰在內,而周王稱皇帝,即天的兒子,其淵源也是來自以“天”為圖騰,所以西周以天為至上神,也是由此而來的。這也進一個步驟證實了遠古時期的人名、族名、圖騰名、宗神名可以統一。

總括上述,關于黃帝名號,從文獻看,有“黃帝”“軒轅”“有熊”;從族徽的視角看,有“天”“天黽”“天獸”等。在“天”“天黽”“天獸”之中,“天”是配合的;在“黃帝”“軒轅”“有熊”之中,“黃帝”是配合的。從這兩個方面的配合性動身,我以為,對于黃帝族而言,“天”是總名,“天黽”和“天獸”可以包含在“天”之下,這與年齡戰國以來“黃帝”是總名,“軒轅氏”和“有熊氏”是其別號一樣。與此相干聯,年齡戰國時代在華夏平易近族融會加深的情形下,“黃帝”一名既可與“皇天”“皇天天主”“天帝”相通,亦為華夏文明的人文初祖,還成為年齡戰國華夏平易近族的配合標識。上述熟悉是把各方面的資料和景象融合貫穿的成果,黃帝名號的由來及其意義也就清楚起來了。

(作者:王震中,為中國社科院學部委員、河南年夜學黃河文明省部共建協同立異中間傳授)

By admi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